道心

  仅是个人见解。随便聊聊天。

  剑网3策划阳宝哥在2015年底的羊年小传里面写过这么一段话:“李忘生不禁想起当年和师父的一席对话。‘忘生啊,虽然你天天随我修道,专心致意,可是为师担心你却没有自己的道心啊’。李忘生有点郁闷,道心究竟是什么,为什么师父说自己不如大师兄有道心呢,大师兄做事随心所欲,顺其自然,难道这才是天道?可是师父为什么又说博玉师弟很有道心呢,他们并不是同一类人啊。’”

  最近听一首关于纯阳的同人歌,谢云流念白是:“道心虽沦,族不可灭。”

  如果非要从道士“高卧白云”,“餐风饮云”,“袖手身外”“不理世事”的“标准化模板”来看,谢云流不算是特别典型的道士形象,尤其结交权贵,去国离乡,执念深重,仇恨多年的后效来看,分明更是剑魔而非剑道。道心何在。

  我的观点是,道士的道心如果放到一个更广泛的文化背景下去思考,而不仅限于剑网3游戏这个载体(溯本清源,取材自灿烂唐文化背景的游戏应该一脉相承),或许会有不一样的结论。

  先来说一下标准化模板是什么,以及其弊端。

  纯阳门派在游戏中的外形与地图设计、加深了道士那种不食人间烟火,无喜无悲,清冷独立在雪山上的形象。似乎这就是标准的道士了。

  但这其实是禁不起推敲的,纯阳五子都个性迥异。

  这是游戏里的反证。

  还有一种固化观点的来源,是大量劣质传播的打着仙侠魔幻之类旗号的影视或游戏作品,里面不少道士形象都是别无二致——白衣飘飘,禁欲清冷。背着长剑,斩妖除魔。这种形象不是不好,恰恰相反,这很简单能秀出B格的扮相和很能获得好感的人设模板吸引了大量的复制品。就像一道精美的菜,很好吃,但是不能每次都吃这道菜。这样的道士很招人欢迎,但每次都刻画这样的道士,甚至把这样的道士当做是唯一正宗的道士,那就是庸俗化的浅薄形象害人了。

  在文化的沃土中,我们能窥到的缤纷景象,绝不仅仅是苍白的模板化。

  道士该是什么样的?唐朝的道士是什么样的?吕洞宾的弟子该是什么样的?

  先来说第一个问题。道士该是什么样的?

  先驳斥一个道士终极目的观点——觉得道士就是该成仙或者弃绝人欲。很多人认为成了道士,那就意味着,当神仙比当人好,追求长生长寿比短暂活命好,其实这样的思想,早在几千年前,就被道家的祖师爷断然否决过——

  《庄子至乐》中曾说“人之生也,与忧俱生,寿者惛惛,久忧不死,何苦也!”

  什么意思呢?说的是人活着,忧虑逐渐地增加。那些长寿的人,一直在担忧着却不能死去,这是多么痛苦的事啊。这说明在庄子的心中,长寿不死也不能算是什么好事。

  还有个著名的例子,就是《庄子秋水》中一则大家都很熟悉的小故事。

  庄子钓于濮水,楚王使大夫二人往先焉,曰“愿以境内累矣”!庄子持竿不顾,曰:“吾闻楚有神龟,死已三千岁矣;王巾笥而藏之庙堂之上。此龟者,宁其死为留骨而贵乎?宁其生而曳尾于涂中乎?”二大夫曰“宁其生而曳尾于涂中。”庄子曰:“往矣,吾将临曳尾于涂中”。

  就是说,庄子在濮水钓鱼,楚王派了两个人游说庄子:愿意把国家大事托付给他。庄子垂钓着不在乎他们。说:我听说楚国有种神龟,死的时候已经三千岁了。国君把它的骨头包好放在庙堂之上。这个乌龟是愿意死了被尊贵地膜拜呢,还是活着欢乐地在泥里打滚呢?大夫们说:它肯定愿意活着在泥里打滚。庄子就说:是啊,我也一样希望能欢乐自由地活着。

  所以在道家鼻祖的观点里:那些长生仙乡或是被当做道君圣像被膜拜供奉,也不见得是多正统的修道精神。

  (所以我一看到把谢云流弄去修仙的——或者说觉得谢云流不适合做道士因为他不是能好好修仙的人之类的理解——就很无语。李忘生还罢了,寻仙问道是玉虚一脉的说明。依李忘生的性格,求仙很正常。让谢云流弃绝人欲去修仙这不是搞笑吗?不修仙就开除道士籍更是搞笑,问庄子去。)

  驳斥了刻板化的形象之后,我们来说说道士到底求的是什么。

  最能体现道家思想的篇章,首推《逍遥游》。如果说修道真有什么终极目标,那也只有“逍遥”二字。

  逍遥是什么?

  “夫列子御风而行,泠然善也,旬有五日而后反。彼于致福者,未数数然也。此虽免乎行,犹有所待者也。”

  什么意思呢?这个叫列子的人,乘风而行虽然很好,但是还是要倚仗风的,要是没风了,列·风筝·子就飞不起来了。不能算是真正的逍遥。

  “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故曰: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

  真正的逍遥啊,是能顺应天地,时节等的变化,源源不断,没有什么依赖,那才是逍遥。

  如果我们套上一点现代精神理解:独立、自由、顺心、不断地超越自我,不求功与名这些虚无的东西。

  “举世而誉之而不加劝,举世而非之而不加沮,定乎内外之分,辩乎荣辱之境。”

  这才是道。

  所以阳宝哥那篇小文章里的“每个人都在修行,只有坚持自己的道心,才能追寻到自己的天道。大道三千,法不可计,世间万物,皆可入道。这才是师父口中的纯阳之道吧。”是非常符合庄子逍遥游思想的道的解读的。

  不管谢云流在各版本剧情,还有各种IP里被各种人搞得多么乱七八糟,官方出品中我唯独认阳宝哥一开始设定好的谢云流。

  这很正常。有脑子的人都知道该选什么。

  现在我们来说一下唐代的道士。

  大唐盛世这么华美的时代,我借用一位欣赏的作者的笔墨描述其一二。

  【一千四百多年前,是让我们一直引以为骄傲的大唐盛世。千年前的长安:“百千家似围棋局,十二街如种菜畦”。这是白居易对长安的描述。在长安这个达百万人口的大都市里,欧洲、中亚各国人、四裔的胡族人、葱岭东西的西域人、印度天竺人、日本人、新罗人等纷纷云集在此,大唐以她特有的恢宏气度包容着四面八方的各种文化。

  虽然岁月的沧桑让我们已经无法再走在宽得可以让四十五辆车同时行驶的朱雀大桥上,虽然我们也无法再目睹一下那美轮美奂是北京故宫面积三倍的大明宫,莲叶接天、荷花映日的太液池、丝竹弦乐声闻于天的华清宫也不复存在。但是我们并非只有从“高标跨苍穹,烈风无时休”的大雁塔上才能领略到些许盛唐时气象,留在我们印象中的是“万国衣冠拜冕旒”的天朝大国的形象,是“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仓廪俱丰实”的富庶盛世的光辉,是“将军三箭定天山,壮士长歌入汉关”的赫赫武功,是身着抹胸长裙丰润开放的唐代美女,更让我们值得回味的是,唐代那灿若群星的才子们,留下的那字字珠玑的灿烂诗篇更是让千百年来不知多少人陶醉痴迷。】

  ——江湖夜雨《印象盛唐》

  唐代的道士当然会染上时代的气息。这是用个体差异也不能抹去的。

  这种盛世时代气息如果硬要总结成印象化的字眼。我愿意用“大气”二字来形容。

  不一定够全面。但特点足够明显。这样去思考道士们仗剑走江湖其实是很畅快的一件事。就连残酷宫廷斗争,雷霆霹雳的手段虽然恐怖,但也足够风云激荡。

  遥想大唐的道士们,尤其加上用剑本领的道士们——其实武艺于道士来说,只是为更自由畅快地活在世上不受拘束,增添潇洒之感,并非一味地要以武犯禁。

       谢云流去皇宫劫李重茂,总有人骂他智商低。其实这不关智商的事。这是一种很质朴大气的自然观点:对的就是对的。错的就是错的。这和李重茂是个怎样的人无关。有关系的只是他不该成为牺牲品死掉。这是谢云流的精神。这是大唐时代潇洒大气的精神。

  只是艺术作品总要加工得曲折一点。所以有了后面狗血诟病的一堆事。我也痛恨李重茂,痛恨他的阴毒利用。可是君可以不仁我不能无义。谢云流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所以他一定会去救李重茂。而救了李重茂就相当于和当时已经代表李唐正统的李隆基作对。李隆基那时候已经下诏去抓他,相当于在李隆基的地盘上已经混不下去。所以无论他打没打吕祖那一掌他都必然要被逼走的。这真的跟智商关系不大。所以平时调侃一下双商问题就算了。真正分析起来想当然的成分太多。

  
       无论哪个朝代的道士都是不信儒家那套君权天授要人民服从的理论的,黄老思想,无为而治,顺其自然天道。唐代的道士有袁天罡李淳风推背算命在先,大概被误认为开了为统治阶级服务的先河。但是别忘了每个朝代的皇帝找道士,那都是求丹药想长生的。这一方面刻板化了道士必须修仙的形象。另一方面显然儒家治国理论已经成熟,道家政治思想也不再是帝王看重的方面。(吕岩在这方面做了些努力,所以有了大统论典等两册书)

       所以唐代的道士既有大气豪迈的时代精神,也有无为而为,不争而争的气质。有因为灿烂传说而引人神往的降妖斩鬼、祈雨消瘟的大能道士。也有因人文气息浓烈而更真实率性的飘然气韵。我个人觉得:传说级别的李淳风,袁天罡,张初尘等人写成大能那款很正常。但是要写有血有肉的人,还是从真实率性来入手,方符合时代背景。

      上面说了官方里我认阳宝哥,是他做的纯阳设定,对道士有正常非模板化的认识。同人里我最认游荡天下。有人说他的作品里谢云流形象太好,不像谢云流了,这种见解是非常浅薄的。首先游荡的谢云流不是没缺点。相反,缺点很真实,太出风头太耍帅太不知天高地厚。把李裹儿气成那个鬼样子肯定后面要被捅刀,FLAG各种要完也是立得高高的。其次我觉得游荡同人里的谢云流,很符合上面分析的唐代道士的形象。我不在这里贴文了,你们自己去看。

       最后来说说吕洞宾。

       其实吕洞宾真在历史上考证起来不是唐初的人。不过剧情是虚拟的,让人家早个几百年出现也很正常。

        吕岩有其人,并留下了许多诗作,让人能从诗歌中认识他的形象。他收的弟子是什么样的其实是个伪命题,这东西没有什么参考标准,人家爱收什么弟子收什么弟子。但我们可以通过分析这个人,来猜测一下他的口味。

        因为吕祖会使剑。在剑网3游戏中设定的武林地位也是个绝世高手。所以很自然地就设定了他的大弟子一流高手。

        那么他的剑术究竟如何呢?

        在诗中吕岩自说:“世言吾卖墨,飞剑取人头,吾甚晒之。实有三剑,一断烦恼,二断贪嗔,三断色欲。”

        这意思就是说:把他编成文墨的那些人说他能飞剑取别人人头。吕岩就笑了。说我的剑是三把,一把断烦恼,一把断贪嗔,一把断色欲。

        至少说明两点:第一吕岩肯定会用剑而且用得还不赖,否则不会在世时就被编成是飞剑取人头的大侠。二是比起剑术高低,他其实更在意的是内心的修行。

        搁今天,大概就相当于有个剑术九段证书,人人都知道他是高手。但他追求的并不一味是武道。这叫内外兼修。

        吕岩的诗作虽然文笔不算一流,但整个透出的精神气质非常积极豪壮,和唐风不谋而合。有些句子我非常喜欢,试析一二:

        ——物外烟霞为伴侣,壶中日月任婵娟。
        (对仗工整,意境很美也很辽阔,想到物外斗转星移,千里共明月婵娟。有“物外”的出世和“壶中日月”的时间更迭,但是不哀不伤。比起斗转星移几度秋也不差。)

        ——须知本性绵多劫,空向人间历万春。 
       (很冷静看得很透彻,说人的本性都是要去历经劫数的。但是下一句虽然有惆怅的“空”但是马上接的就是“历万春”,春天,姹紫嫣红。如果这句改成“须知本性绵多劫,空向人间历万秋。”,马上就苍凉悲壮了。但是吕岩选得是“春”、)

        ——茫茫宇宙人无数,几个男儿是丈夫。
        (这句非常直白就不翻译了。字义非常浅近,但心胸气度可见一般。也因此这个私心就把这句诗写在《云壑归》11章中借李隆基之口念这句诗并赞“令师心胸气度我一向敬仰”了)

        ——东与西,眼与眉。偃月炉中运坎离,灵砂且上飞。最幽微,是天机,你休痴,你不知。
        (这句写炼丹八卦那些道家制天机的情景,但是又莫名添加情愫,值得把玩良久。“东与西,眼与眉”非常有味道。最后四小句“最幽微,是天机,你休痴,你不知”细品真是醺美。送给喜欢谢李的朋友脑补一下,你就说你醉了没有,醉了没有?)

        ——心空道亦空,风静林还静。卷尽浮云月自明,中有山河影。
        (心和道对应风和林,自然又生动,月照山河多有意境啊。一点都不怀疑这种人以后会当神仙。这可不就是神仙生活?)

        ——西风吹渭水,落叶满长安。茫茫尘世里,独清闲。自然炉鼎,虎绕与龙盘。九转丹砂就,一粒刀圭,便成陆地神仙。任万钉宝带貂蝉,富贵欲熏天。黄粱炊未熟,梦惊残。是非海里,直道作人难。袖手江南去,白蘋红蓼,又寻湓浦庐山。 
        (西风吹渭水,落叶满长安。先不论这个画面感,和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那种白描壮观景象不谋而合。你看看这些用典:有了西风,有了落叶,居然一点都不伤感。因为有渭水,有长安,伤感便也融了一层壮泽的金色。中间对比道家和抒发对富贵权欲的不屑,都是哀而不伤,站在一种很冷静,却又无形地装逼(九转丹砂一粒刀圭)的角度去写。结尾的‘袖手江南,白蘋红蓼’虽然文字简单比不上。但我觉得意境上可以直追“十年一觉扬州梦”的小杜或者“红萼无言耿相忆”的姜夔。)

        所以吕岩这样的人,教出来徒弟的秉性,必然是非常好的。偷懒借别人考据过的一句话【钟吕一派对于传道的方式,是择徒而授,不像其他道派那样疯狂“扩招”。吕祖传徒,必细细考察其根骨,如无修道基础的,别说交五斗米,交五斗金子也不收你。】

        所以吕岩要是真的教出徒弟,也定然是心胸疏旷,不图王侯,“长啸一声海山秋”,豪气冲天的剑侠形象更合适。至于被女人迷得五迷三道呆傻痴愣柔弱如白兔凡夫俗子的四海流云里的那谁还是有多远滚多远地狗带吧。游戏剧情里谢云流打伤师父阴差阳错的狗血剧情,在大方向上符合“须知本性绵多劫”,倒也不是不可能发生。要是有笔力的话,能写出非常有感染力的东西。不过我从来对90版本之后的剑网3文案水平没有一丝期待,随便吧。

        聊完了。放到一个更广泛的文化背景下去思考,道士,唐代的道士,吕岩徒弟的道士都该是什么样子。跟剑网3游戏大概只有一毛钱的关系。所以这则聊天告诉一个道理:少打游戏多读书。学习使人快乐。:)

 

评论(28)
热度(104)

© 贫道七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