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壑归 二十一章

  谢云流尚未意识到不妥当,只觉疑惑。

  师弟你怎么躲我?

  你往后退什么退?

  难不成你还怕我?

  当然,谢云流并没有直接说出来,只是在脑海里想:怎么就对我退避三舍了呢。不就是帮他穿个衣服……?

  有些事从这一刻起成为了秘密,悄无声息地存在了比念头能触及更短暂的一瞬,便消逝无踪。谢云流并没有去思索口渴的原因,内景经帮助舌自然生津,一如清心凝神的道家心法。直到后来彻悟之后,他才会明白这几乎快忘却的小插曲的真意,告诉他一个潜意识里已经发生,却迟迟才纳入思考的真相。

  李忘生眼底的一丝无措也没有存在得更久,温和一笑,道:“师兄,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哪里用得着你再帮我穿衣服。”

  纯阳初阶弟子服裹得严密紧实,袖口领口都有交叠的皱褶,周身还有不少太极图文缀饰和布条形惠剑,小时候谢云流嫌李忘生动作慢,是帮他穿戴过。尽管李忘生渐渐长大,起得也比师兄更早,自己也能穿得很好了。但想必师兄还保留那时的习惯,不自觉做出动作。李忘生想,倒是自己,大惊小怪了。

  也能刻意忽略方才师兄阴影投下时,骤然感到的压迫与自己屏住呼吸的紧张。

  终究是自己,多心了。

  那是他朝夕相处的师兄,并不会发生什么偏离正轨的局面——尽管,最近,李忘生也敏锐的发觉,越来越多细小的预兆,似乎在往不可知方向倾斜。他虽然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但本能地想要远离危险源头。

  李忘生修的道,是静谧,是祥和,是自混沌中化出生机勃勃的创造与美丽,与一切不稳定和危险因素绝缘。

  谢云流于他而言,虽出自同源师兄弟,可是证道方式与性格都不一般。但是谢云流对李忘生影响又是极大的,大到李忘生在心坎上筑起山脉丘陵、沃野千里,谢云流就会震山陷谷,山石崩毁。李忘生若是化庄子秋水的百川汇成大海,那谢云流便会驭风掀起惊涛,遮云起雾。李忘生若是求得一片皑皑白雪干净大地,谢云流便效地火涌动,怒啸着从火山口爆发出弥天尘灰。李忘生的道境总是在感悟、学习、效仿谢云流这个大师兄的一步中,发现不能圆满的缺憾和破坏秩序的征兆。于是李忘生迷惑,遗憾,且在这不完满中找出新的破立之路。在此后几十年中,他脱离谢云流影响的那些年,反而不能感悟到本该早就领悟的道心。便是因为道境太和睦而失真之故。

  ——再没有人能在他心上劈一道深渊。

  

  戍时还未到宵禁时分。主街上十分热闹,华灯碍月,飞盖妨花。洛阳城不比长安小。万门千户,鳞次栉比,短短几个时辰连其中百分之一都走不尽。

  谢云流和李忘生只拣可并行八驾马车的主城道旁边一条热闹行巷逛了。即便这只是一条贩夫走卒络绎不绝的庶人民巷,也遍植梅英,冬日遥发雪澌香气;也有铜驼镇巷,路旁宅门不输金谷园气势。青石板路缝中填的都是上好白沙,细履踩上,声音十分好听。洛都气象,可见一斑。

  他们沿河慢走,遥听画舫丝竹,远观醉客侑酒,时有一掷千金的富商在船上取乐,倒了半船的珍珠粉,映得洛河波光银粼闪闪。又有权贵攀比倾倒,倒了不知多少坛波斯葡萄酒,河水颜色似乎都深了几分。他们从热闹大道行到幽曲小巷,渐渐望着那些上游倾倒在河中的东西在愈来愈浑浊的波涛中被化尽,再难分辨。

  “悟到什么?”谢云流问。

  “生者如河。”李忘生只说了一半。但他知道谢云流能明白。谢云流的悟性向来比他好。

  珍珠是很美丽的东西,酒也是很好喝的东西,但是再雪亮的珍珠粉,再醇厚的酒,倒进这涛涛大河中,都只能成为微不足道的一部分。既然人生如河。那么如珍珠,如酒的,又是些什么东西?是不是那些短暂美丽的感情,是不是那些惊艳的盛放、是不是那些某些白昼和黄昏时能充溢出胸腔的豪情,是不是那热烈燃烧的火……大抵是敬畏这背后的浩大沉厚,他们一时间都没有说话。

  凡夫俗子会哀戚短暂生命天然消逝与悲苦。可是他们是吕洞宾的亲传弟子,从小修道,不论是谢云流的急公好义的敏锐,还是李忘生坐璧远观的洞见,都是建立在超越了凡夫俗子的立场上去悟。

  “无边无际的水,包含浮沉渣滓。若我来选,我宁做一股不与河道合流的酒溪。”谢云流若有所思道:“永远纯粹,永远是我自己。”

  李忘生听着师兄又犯了狂劲的话,如常般不与他辩,反正也辩不过。只是叹道:“师兄,你不可能只活在自己世界里的。凡是水,都会汇到大海里。”

  “我偏不去。”谢云流哼了一声,很快地转移了话题:“你看,那边城墙下,有个空的算命摊。不知是哪里来招摇撞骗的假道士留的。”

  

  城墙上是值守的金吾卫,如今已接近亥时,宵禁快要开始了。巨大城墙的阴影下,有无主之摊,想必是害怕金吾卫查验,连行头都来不及收拾,就匆匆忙忙地跑掉。

  算命摊的幡旗写的是天推地演,这是个主要替人推格的摊,用的是竹筒签和铜钱。摊子上还有没收起来的三爻三变图,最是能唬一般人。此外,还有许多纸笔,不少斗大的字被木镇胡乱压着。看来这个假道士的伎俩还有替人测字。谢云流和李忘生相对失笑。

  “六爻的铜钱分量是错的,竹签的判语是假的,”谢云流捻了捻木镇,“木是万物发生,居然用来镇测的字,还不如捡石头镇得住啊。”谢云流随意翻动着那百十个字,忽然眼前一亮,“这百十个字倒是取得好。应该是找对了书。不过测得准否就很难说了。”

  谢云流想着今晚的事,眼皮一阵跳动,对李忘生道:“师弟,你既然学了天官诀,测字也通,不如来练一练。”

  

  李忘生也觉得今日发生了许多事,有必要测一测。便取了那叠字纸打散,背面朝上。

  “师兄要测什么?”

  谢云流笑道,“这么有把握?得先验证一下,先测我在想什么,如果准了再继续。”

  李忘生也笑道:“这是要考我了?我怎知测准了,师兄会不会耍赖?”

  谢云流道:“我是那种人嘛?这有什么好耍赖了。被测中想法有什么不能承认的,又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心思。”话虽如此谢云流的好奇,因为他忽然发现连自己都不知道在想什么,难道李忘生测得出来?

  谢云流抽了一张字出来,面朝上翻开。是一个四平八稳的“送”字。

  李忘生沉吟地思索后:“师兄,你陷入了无想的念头中。”

  谢云流赞叹地点头:“不错,你是如何得知?”

  “这个送字,是道的目中,出现一个大字。能比道还大的,你现在又怎么想得出来呢?脑袋里当然没有念头了。”李忘生叹道。

  谢云流乐了:“还真准。师弟,可否测一测未来之事?”

  李忘生谦道:”其实我也是半猜得出。但这未来之事只能日后验证了。师兄你要测?”

  谢云流摇头想了想:“我自己其实不想知道自己的事,要是知道了,那以后有什么意思?你还是测你自己的吧。”

  李忘生亦摇头:“测字者无法给自己测。师兄,你可以替别人测一次。以我所学,应该能把握测准一次。”

  谢云流想了想:“那就……帮重茂测一个吧。上回我们跑了,也不知那小子回去有没有被罚。不过他姐姐和他母后罩着,应该没多大问题。”

  谢云流在那堆字里重新抽了一个字出来,是个“昱”(音同玉)。李忘生掐指算了一会儿,眉头皱得越来越紧,迟疑道:“这个字意本来挺好,昱是光明之意。可是……”

  谢云流疑道:“师弟,有什么,但说无妨。”

  李忘生叹了口气:“是。可是温王殿下是要登基之人。皇帝二字,皇者去心,帝者去头,就组成这个昱字。皇者去心,阴狠冷酷,帝者去头,帝位不保。”李忘生神色黯然:“希望,是我测算出错。不会应验的。”

  谢云流怔怔不言,他在心底后悔自己抽出了那个字,心烦意乱,但没有忘记安慰师弟:“无妨。不怪你。现在想想,替人测字,哪有我给别人抽字的道理呢,肯定不是对应他的。”谢云流另一只手还捏着自己的那个“送”字,笑着重新递出来,道:“还是我自己抽的这个, 才测得是最准的……师弟?你怎么了?”

  李忘生忽然眼中闪过一丝诧异,难以置信地捂住了嘴,待他把手放下来,嘴唇已经发白了,以平时罕见的声音颤道:‘师兄!丢掉!”

  谢云流一愣,他这时手中就是自己那个送字,但还是听师弟的,马上丢了出去。谢云流一手扶着李忘生的肩,对方竟有微微颤抖。谢云流不明所以地回望,他丢掉的那张纸随着夜风渐被吹远,根本看不清。“这是怎么了?”谢云流扶着李忘生,师弟怎么会被一张纸吓了。放在平时编笑话谢云流都不信,但是现在不是他笑的时候,这般异样,他情不自禁地担心。

  “我没事。抱歉。不太可能……我看错了……”李忘生重新恢复了镇静,本不想讲,却拗不过谢云流一副不讲就要嘲笑到成年累月去的模样,只好道来。

  原来那个字上的墨还未干透,刚才谢云流一直拿在手上,因为听到李重茂测字结果的凶险,手心出了很多汗,把墨迹弄花了。字重新递到李忘生面前的时候,就变成了另一个字。

  “送”字中间“人”的一笔被蹭掉,人字只剩一足,但是那一笔又被墨迹蹭得很长,好似一把利刃,插在道字的心上,整个字变成了——“逆”。

  人化作一把孤峭的刀,捅进道心,成为逆。

  这个预兆太可怕。李忘生电光火石之间似觉有雷鸣电闪,击得他眼前发昏,下意识颤声叫谢云流赶紧把那张纸丢掉,心中依然没由来地剧烈惊悸。

  ……谢云流本来是那个一个人撑在道中的送字……若不替李重茂抽那张昱字……若没有掌心出汗弄污笔画……可是这些终究发生了。李忘生只能镇定地说服自己不要为未来之事徒耗心神。而谢云流听完他的解释,不以为意地哈哈一笑。

  “师弟,你的想象力也是丰富。好啦,我们回去吧。明天还要上路呢。”

  亥时已过,打更响起,是宵禁的子时了。

  中夜子时,阴气最浓,万物沉寂。城郭边废弃的算命摊被子夜穿堂风掀起,承载百十个不同命理的白纸黑字,像阴间的冥币,纷扬四散,有些飘向天空,有些落入河中,有些沉到地上,有些挂在树梢。

  李重茂那个“昱”字最终飘到城墙哨楼旁,被站岗的士兵的长枪一杆捅穿,四分五裂。

  谢云流那个“逆”字则落入了河中,被上游的珍珠粉、葡萄酒,还有人世奔涌的滔滔浊流浸染,晕开墨污。

  这便是征兆。不愿与江水同流合污的清傲道子,未来终究要化为浊流中一叶浮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评论(13)
热度(69)
  1. 素柔云贫道七感 转载了此文字

© 贫道七感 | Powered by LOFTER